<menuitem id="bvxvz"></menuitem><p id="bvxvz"></p><nobr id="bvxvz"><delect id="bvxvz"></delect></nobr>

<nobr id="bvxvz"><delect id="bvxvz"></delect></nobr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bvxvz"><delect id="bvxvz"><i id="bvxvz"></i></delect></menuitem>
        <menuitem id="bvxvz"><delect id="bvxvz"><pre id="bvxvz"></pre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歡迎進入廣州華蒙物流有限公司官網!

              手機版

              站內地圖

              24小時物流熱線
              18200891010
              廣州專線物流 > 首頁 > 物流行業新聞 >

              綠色物流——如何讓快遞包裝“綠”起來

              一個紙箱、一個塑料袋、一大把氣泡填充材料、若干膠帶、一張運單,拆開包裹,胡女士取出網購的鞋子,將剩下的快遞包裝物全部扔進垃圾桶。這是她一天內收到的第4個包裹了。“每天都會收到好幾個快遞包裹,除了個別比較完好的紙箱會留著裝東西,其他的包裝物都是直接扔掉。”

              胡女士只是我國眾多網購人群中的一員。來自國家郵政局的數據顯示,2017年全國快遞業務量突破400億件,其中約60%來自電商。一件快遞,包含運單、封套、塑料袋、膠帶等多種包裝物,有的還要套上紙箱、編織袋、裝填緩沖材料。這些材料不僅消耗了大量資源,簡單丟棄后還會產生嚴重的環境污染。讓快遞包裝“綠”起來已經不僅僅與快遞企業相關,更是關乎我們每個人的生存環境。

              身邊的“圍城”

              4月10日中午,在北京朝陽區順豐快遞芍藥居北里店外,一位剛剛收貨回來的快遞員正在對貨物進行包裝。“不同的貨物怎么包裝,你們有標準嗎?”記者問。“沒有固定標準,全憑自己的經驗。要是沒包好造成貨物損壞,會遭到客戶投訴,所以一般我們都多包幾層。”這位快遞員說。分店負責人告訴記者,他們平常用得最多的包裝材料是氣泡緩沖塑料,一天要用好幾大卷。但順豐也對某些特殊貨物進行了特殊包裝設計。例如,對酒類貨物就有專門的包裝,這種特殊包裝可以很好地保護貨物,同時也減少包裝材料的使用。

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,快遞的綠色包裝絕不僅僅是快遞企業的事情,而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,從主管部門到包裝物生產廠家,從快遞企業到網絡商家再到普通消費者,鏈條上的每一環都至關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網購過程中,大多數快遞包裝都是由賣家完成,而不是由消費者主動選擇的。”家住海南的消費者王女士說,“尤其是需要快遞到海南等偏遠地區時,賣家通常還會添加加固材料來保證貨物安全,這樣就會使用更多包裝材料,這些材料用了一次就扔掉,我也覺得挺浪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國家郵政局有關負責人接受中國質量報記者采訪時介紹,快件包裝物所形成的固體廢物主要分為5類:包裝箱,全國一年大概有40億個;塑料封套,一年約有70億~80億個;文件封套,一年有40億個;快遞運單,基本上每個包裹都貼有一份;打包用的膠帶,用量也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“突圍”之路

              為推進快遞綠色包裝,2017年,國家郵政局等10部門印發了《關于協同推進快遞業綠色包裝工作的指導意見》,明確了各有關部門齊抓共管、協同推進快遞業綠色發展的目標和任務,并組織快遞、電商、包裝行業41家單位成立快遞業綠色包裝產業聯盟。同時,國家郵政局在浙江等8省市和順豐、京東等5家品牌快遞企業實施快遞業綠色包裝試點項目。今年9月1日即將實施的《快遞封裝用品》國家標準,更是對快遞綠色環保包裝用品生產、使用和檢測做出了細致的規定。

              常在蘇寧易購購買母嬰用品的蘇女士發現,最近她買的商品常常是用一個鮮黃色的塑料箱子封裝,簽收后,箱子會被快遞員折疊成一個塑料板回收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替代傳統快遞紙箱的塑料箱,正是物流業在綠色包裝上的創新探索之一——共享快遞盒。如果每個盒子每周平均可循環6次,預計單個快遞盒使用壽命達1000次以上,可節約1棵10年樹齡的樹木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除蘇寧之外,其他電商和物流企業也在積極探索綠色包裝的多種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圓通快遞大規模應用電子運單,使用率近80%;中通快遞和申通快遞正在使用綠色循環袋代替傳統編織袋;2017年“雙11”期間,菜鳥聯合物流伙伴和商家推出20個“綠倉”,從這些“綠倉”發出的包裹,均使用免膠帶的快遞箱和100%可生物降解的快遞袋;順豐實行LOGO印刷減量,減少油墨使用;還有一些電商為消費者提供是否使用綠色包裝的選擇,有調查顯示,大多數消費者愿意為綠色包裝多支付0.3元的費用。

              國家郵政局有關負責人介紹,在各方面積極推動下,快遞綠色包裝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。綠色化方面,“黑色塑料袋”等有害包裝物明顯減少,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使用可降解包裝材料;重點品牌快遞企業電子運單普及率提升至80%以上。減量化方面,通過智能打包算法,單個快件平均耗材使用量減少了5%以上;膠帶變薄變窄,全年節約封裝膠帶64億米??裳h方面,中轉用編織袋循環使用率提升了48%,全年節約中轉編織袋15億個;二次使用封套、循環使用箱體等包裝用品使用率明顯上升;全國快遞業可循環包裝使用量占快遞業直接用量的比重達到30%。

              源頭減碳、中間回收、末端處理

              在充分肯定快遞綠色包裝取得成效的同時,國郵智庫專家、北京印刷學院青島研究院院長朱磊表示,快遞綠色包裝還需突破幾大瓶頸。

              “快遞的綠色包裝是一個上下聯動的工程,需要秉承‘源頭減碳、中間回收、末端處理’的原則推進。”朱磊認為,今年初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《關于推進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協同發展的意見》中特別提到,要“建立健全快遞包裝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”,包裝生產者作為整個產業的源頭,有義務和責任提供綠色減碳生產;對快遞企業來說,要推廣使用綠色環保包裝,推進快遞包裝的減量化;電商也要在源頭包裝時考慮對整個鏈條環境的影響,引導消費者使用綠色包裝或減量包裝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我國快遞包裝物的回收體系還沒有建立起來,包裝物多是以社會回收為主。“據我們調查,紙箱的回收做得不錯,但塑料等包裝物的回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”朱磊認為,回收體系的建立前期投入很大,需要借助社會資本,國家有關方面應該給與更多政策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“末端循環使用用戶信任體系的建設對整個鏈條來說也非常重要。”朱磊說,對于數量龐大的快遞包裝物來說,“可降解”并不是最優先考慮的綠色方案,因為可降解材料的成本高,推廣起來非常困難;“循環重復使用”應該是最優先考慮、也最易推廣的方案。這就要求建立末端循環使用用戶信任體系,讓可循環包裝真正順利實現循環使用。

              tags標簽:

              華蒙物流專線公司
              運輸報價:18200891010 專線資訊:020-29065633
              廣州        貨運專線
              廣州物流公司:白云區沙太北路豐和物流園南場B棟5-8檔
              物流運費報價:18200891010  運輸路線咨詢:020-29065633
              廣州到專線運輸車隊
              廣州華蒙物流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◆拉貨、提貨、運輸:020-29065633 ◆手機:18200891010 吳先生 ◆地址:白云區沙太北路豐和物流園南場B棟5-8檔 ◆網址:www.shuobushuo.com ◆郵箱:946007511@qq.com 歡迎來電咨詢,華蒙物流竭誠為您服務!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推薦

              、?
              廣州華蒙物流有限公司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    華蒙物流專注大中型企業/廠家物流專線運輸服務10年,提供整車運輸、零擔運輸、倉儲配送、物流投標等業務,一對一全程服務,全天為您解答物流常見問題!

              廣州華蒙物流有限公司 粵ICP備2020112864號-5
              展開

              • 客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          • 報價熱線: 18200891010
              • 02029065633
              > 国产欧美日韩一区二区赛车,国产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,αv天堂在线观看免费,日本视频高清免费观看,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
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